供卵代孕、性别选择……不孕焦虑催生辅助生殖乱象

编辑:admin 发布时间:2024-07-01 浏览:839次

  

  不孕不育的焦虑催生了辅助生殖的乱象

  越来越多的医院开设不孕不育咨询门诊,每天咨询者络绎不绝,这是半月谈记者在很多地方发现的场景。近年来,受社会情绪、环境污染等因素的影响,社会不孕不育人群呈上升趋势。很多人渴望生孩子,把生育希望寄托在辅助生殖医疗技术上。巨大的需求和由此产生的巨大商业利益,导致一些地方的辅助生殖医学领域出现 "鱼龙混杂 "的混乱局面。

  辅助生殖市场爆发式增长

  "我们目前能做第三代试管婴儿,辅助生殖业务每年有3000多例,是医院的收入。做试管婴儿最年长的夫妻是60多岁"。某三甲医院主持辅助生殖业务的主任医师告诉半月谈记者,近年来,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,70后、80后人群生育二胎的需求增加。加上患有生育障碍的人群越来越多,辅助生殖的 "需求方 "也越来越大。在一些技术水平高的医院,相关服务供不应求。

  某综合医院生育中心的一位医生说:"我们从2006年才开始使用试管婴儿技术。目前,做试管婴儿的夫妻很多都是35岁以下的年轻人,他们每天都很忙。"

  中南大学生殖与干细胞工程研究所的肖红梅教授说,目前,一些不孕夫妇有一种 "生殖焦虑"--他们多次自然受孕失败,渴望通过试管婴儿技术拥有下一代。

  33岁的苏琴(化名)前三次做试管婴儿都失败了,虽然每次都要花上几万元,但她仍然坚持 "一试再试",坚决不放弃。"我从28岁开始尝试做试管婴儿,今年是第四次做试管婴儿。从第一代试管婴儿技术到现在的第三代,我可以说,辅助生殖是我的全部希望,我愿意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"。

  人类干细胞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吕康妮介绍,由于环境污染、过早的婚前性行为、性传播疾病感染、甲状腺数量增加等因素,不孕不育的发生率呈现一定的上升趋势。

  专家指出,生殖与遗传领域的前沿研究涉及科学、伦理和安全,充满了未知的风险,必须在合法和伦理的技术应用范围内进行,不能以盈利为目的。北京协和医学院教授张红兵建议,卫生部门应加强对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的监管,特别是要严格掌握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和筛选的适应症。

 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袁晓璐介绍,我国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》第三条规定,"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、同源物、胚胎。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"。2003年,原卫生部颁布了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人类精子库伦理原则》,其中也明确规定,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代孕技术。

  半月谈记者查询还发现,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》规定,"对医疗机构实施代孕技术的,由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,处以3万元以下罚款,并对相关责任人给予行政处分。"

  一些受访专家表示,目前的制度 "管得了有规矩的人,管不了没规矩的人",相关处罚很难对违法者起到震慑作用。由于从事供卵、代孕等辅助生殖 "黑市交易 "有巨额利润,一些做这一行的人屡屡受罚,胆子越发大了。在此情况下,"黑市交易 "也就成了一个 "大问题"。"黑市交易 "是指 "黑社会",而不是指 "黑社会"。"......

  受访的医疗、法律界人士建议,当前要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政策,对辅助生殖技术的研究和应用进行规范管理。各界人士建议,细化和完善管理制度,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,建立监督制衡机制,切实提高对非法、违法生育救助的打击力度。要明确监管、打击部门的主体责任,只有卫生、市场监管、政法机关和纪检监察、舆论监督等形成联动,才能严厉打击辅助生殖 "黑市",以促进生殖辅助医疗市场的健康发展。(半月谈记者 帅才 苏小舟)


参考资料

Copyright © 2022-2032 周成代生中介 周成代生中介网站地图sitemap.xml tag列表